表带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表带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落后产能遭重拳淘汰榜单被增量流量

发布时间:2019-11-20 18:18:22 阅读: 来源:表带厂家

落后产能遭重拳淘汰:榜单“被增量”

“我们这次是在名单上,但其实列出来的落后产能和设备,之前早就淘汰啦。”8月9日,一家位列“2010年炼铁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”之上的民营钢企负责人士告诉本报记者。

“也许工信部出台这份名单时,应该在企业名称后注明:已淘汰,或者待淘汰,以示区别。”他对记者表示,如不注明,可能又会增添社会对各家钢厂、乃至整个钢铁的误会和抱怨。

8月8日,工业和信息化部向社会公告了18个工业行业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,这些企业的落后产能,必须确保在今年9月底前被全部关闭。

18个行业,2087家企业,剩余50多天时间,淘汰落后产能任务,终于在公众前被细细分解。“黑名单”上的2087家企业,顿时也成为媒体聚焦的对象。50余日能否“大刀阔斧”砍掉众多落后产能,也成随之而来的关注焦点。

实际上,此前数年,国内就一直在做这一道关于产能的减法题,但如若像工信部此次公布的“榜单”所示,那显然落后产能是越“整”越大。

不过,据本报记者调查,实际上此次“上榜”的不少企业及其落后设备,其实已于公告前被关停拆除。至于工信部为何仍将这些落后产能列为淘汰名单,原因则不得而知。

“被增量”的榜单

在18个被公示的行业中,其中涉及企业数较多的行业有:水泥762家,造纸279家,印染201家,焦炭192家,炼铁175家,铁合金143家,制革84家。

从各省分解落实情况看,淘汰任务较重、涉及企业数量较多的省份有:河南230家,山西226家,浙江180家,河北165家,云南165家,贵州128家。

数字晃眼,压力巨大。

不过,据本报记者调查了解,此番上“黑名单”的企业中,以钢铁和水泥这两个大户为例,不少是实际已经进行了淘汰的企业。

如水泥业,在行业协会会长雷前治眼中几乎已无落后产能的浙江,此次也有35家企业位列“2010水泥淘汰落后产能企业名单”。

9日,南方水泥党委副书记、常务执行副总裁张剑星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:“两年前,水泥协会就有统一关于淘汰落后的要求,相当于一个政策缓冲期。据我了解,浙江省上榜的水泥企业,大多是对当地经济不再有重大支撑作用者,且50%以上的落后设备或企业已因不具竞争力而停产了。”

钢铁业,国企重庆钢铁集团有一座750立方米、涉及72万吨产能的高炉在列。

“重钢750m3的高炉位于老区,我们是出于搬迁的需要顺势淘汰落后产能。今后差不多一年内,还将拆除老区中1000多立方米的高炉。”8月9日,其总经理刘加才对本报记者表示,“新厂的高炉最小也都是2500立方米的。”

同样出于自身发展需求、已将“上榜”设备淘汰的,还有同属国企的涟源钢铁集团。

9日当天,涟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名单上两座380立方米、涉及52万吨炼铁产能的高炉,已于数月前拆除。

他还向记者列举了涟钢一系列主动淘汰的举措:如2009年12月,拆除320立方米涟钢4号高炉、320立方米的3号高炉也正式停炉封存;2010年1月,涟钢一炼钢厂45吨转炉正式停炉拆除。

澳森的选择

与国有钢企相比,民营钢企,则占了此次淘汰落后炼钢能力、炼铁能力名单上的绝对主力。

上榜名单中,有175家炼铁企业,落后产能共3524.6万吨。其中河北最多1181万吨,其次是山西659.5万吨;另28家炼钢企业,落后产能876.4万吨。其中河北222万吨、广东125万吨。

位于河北辛集市的澳森钢铁有限公司,是其中一个交集的典型。在炼铁淘汰任务里,它需淘汰两座300立方米、合计产能69万吨的高炉;在炼钢淘汰任务里,它需淘汰三座30吨、合计产能108万吨的转炉。

对于这一始建于2002年的年轻民营钢企而言,这一任务,意味着其公开资料中显示的“年产铁260万吨、钢220万吨”产能,接近一半需要被砍掉。

9日,本报记者通过采访发现,如此重大压力事件下,澳森钢铁的运转一切如常。

原因很简单。澳森技术部的一位人士告诉记者:“上榜的高炉转炉已经基本拆除完毕”,而且是在“新建完成后再进行的拆除”。

今年6月,石家庄市开展了第一轮为期9天的淘汰落后产能攻坚战。其中,澳森钢铁需淘汰300立方米高炉2座、33吨转炉3座。

彼时澳森正停产的一座300立方米高炉和5座30吨转炉,已于7月前拆除,另外1座300立方米高炉企业本拟于今年12月15日前拆除,也提前至日前进行。

“6月,河北省里都来了好几波人现场督导拆除,拆完了炉子还放鞭炮。旧厂房现在已经改成了办公室。”澳森的员工告诉记者。

9日,澳森质检部部长周磊对本报记者表示:“正因为我们之前就进行了内部升级和投资扩建,我们不仅没有减员,反而继续在招人,且给大中专生的工资待遇都不错,公司还帮忙盖员工宿舍。”

此前,冶金工业规划院院长、中钢协副秘书长李新创曾数度向记者呼吁,在淘汰落后产能的同时,还必须注意员工安置等退出机制问题。

澳森在淘汰落后上所选择的道路,避免了民生矛盾,却似乎又触及了钢铁业的另一个危险壁垒——即淘汰落后的同时,改建更大的项目代替,总体产能,不减反增。

产能控制仍可期

不过,对于此轮调控会否大规模重蹈“越减越多”的覆辙,北京冶金大学教授许中波却持较为乐观的态度。

“如今的扩建已经不比过去。主力的国有大钢厂扩建,除了新疆地区之外,目前其他地区空间已经很小,且目前钢厂本身效益不佳。”他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认为,“在民营钢厂层面,中型以上有实力者可能会进行改建,有扩大的动力,但小的民企基本都苟延残喘,地方政府和银行信贷也不再支持。”

此次,公布18个行业企业名单的同时,工信部部长李毅中还表示,按照国务院相关文件的要求,对未按规定限期淘汰落后产能的企业,将吊销排污许可证,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提供任何形式的新增授信支持,投资管理部门不予审批和核准新的投资项目,国土资源管理部门不予批准新增用地,相关管理部门不予办理生产许可。

8月6日,发改委也在网站公布消息称,截至7月14日,全国对高耗能企业实行优惠电价的22个省区市,已全部发文取消了地方实施的优惠电价措施。

全方位堵截控制背后,“政府的决心还是很大的”,许中波说。

张剑星也对此次调控报以较高的期待。“首先,政府的态度必须坚决,落后产能不仅高能耗,还乱市场;当然,在关停并转的过程中,对各方矛盾进行妥善处理、给予合理补贴,也相当重要;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,就是要加强监管。”

“比如在水泥业就要严防小粉磨站死灰复燃,需彻底拆除。否则,到了市场转好的时候,他们或将顶着磨矿粉等不受政策限制的名目,继续偷偷生产水泥。”张举例说。

翘臀美女图

中国美女图片

日本巨乳女优

相关阅读